在这里了解 "永康"
> 2022 >

黑色办公室-鬼故事

来源:永康新闻网 2022-07-26 18:17 标签: 胆怯 黑色 一只 咚咚 手心
咚咚咚一只手心微微出汗的手胆怯地敲着黑色的门。陶婷婷的心扑通扑通的狂跳着,比敲门声还大还惨烈。这一次,

  “咚咚咚……”一只手心微微出汗的手胆怯地敲黑色的门。陶婷婷的心扑通扑通的狂跳着,比敲门声还大还惨烈。这一次,她甚至希望不要有人在,不要有人开门,那她就可以遗憾而得体地离开。 
  陶婷婷是大四即将毕业学生,正在为工作和毕业论文忙的焦头烂额。提起她的专业,她就不由得黯然神伤——汉语言文学,多么高深的一个称谓。可是不谈四年学习生涯究竟学到了什么,当遭遇找工作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和这个专业一样轻如鸿毛。 
  虽然面试也不是一两次了,但是面对老狐狸版精滑的面试主管诸如“汉语言文学是干什么的?”“你有工作经验吗?”“你觉得你能在我的公司创造什么价值”……此类的问题,陶婷婷已经变得越来越胆怯。四年所学熏陶,不就是让自己成为一个“温、良、恭、俭、让”的人吗,可是为什么一出校门迎接自己的却是赤裸裸的功利。 

  班上33个同学,一半的工作已经有了着落,正在呼朋唤友地结伴旅游,享受大学生涯的最后美妙时光。听着他们狂侃黄山游、古镇游,陶婷婷想到的却是他们的父母为他们的工作请客吃饭、送礼送钞、不辞劳苦,也许也有身居高位的只要优雅的几个电话,就解决了已经成为自己人生难题的工作问题。还有一半,和自己一样,正在苦苦挣扎,连毕业论文都是抽空写的,毕业后就不能住在学校,找到一个能提供宿舍和微薄的薪水,才是此时最重要的。 
  陶婷婷的父母,远在邻省的一个小县城,在那里也算是中产阶级了,小城的生活是温和而缓慢的,呼吸中闻到的都是闲散的味道。陶婷婷听从父母的意见,在这个求学的大城市寻找属于自己的位置,不要再回到那一方天井,回来也应该是事业有成后的衣锦还乡……正在陶婷婷紧张不安的时候,手一下子敲空了,那漆黑的防盗门悄无声息的打开了,陶婷婷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仿佛被吓住了。 
  从门后探出一个年轻女孩的脑袋,一身浅绿色的的淑女风格的裙装,让陶婷婷一下子放松起来。女孩甜美地冲她一笑,刚想询问什么,陶婷婷立马开口,用带着一丝渴望的口吻说道:“您好!我是来面试的!” 
  女孩带着一丝莫可名状的情绪,将陶婷婷迎了进来,指了前台旁边的一排座椅让她坐着等,给她倒了杯水后,女孩就向里走去。 
  陶婷婷显然注意到了女孩听自己来面试时的表情,混杂着可惜、玩味和一丝残忍……残忍,陶婷婷被自己荒唐的想法吓了一跳,许是太敏感了吧。为了驱赶心中的不安和紧张,她开始打量起这个自己身处的这个办公大厅。 
  这是个不知名的小公司,办公地点都是设在居民区里,却又是万科·金域蓝湾,自己进来可是和保安费了好大一番口舌。一路走来,精致的园林,恰到好处地布置了原木栈道和亭台水榭,随便一棵树上都挂着简介的牌子,处处彰显着一种富人区的隐忍的炫耀。 
  即使这里是万科的房子,也显得过于偏僻,小区里除了碰见物业,几乎都没有看到外人,安静地能听到自己内心的紧张不安。房子的外立面都是一律的深沉黑色,这让陶婷婷感觉很不舒服。在她找到13号楼,按上13楼的电梯时,心里没来由的想到这可是在西方最不吉利的数字啊,何况今天还是周五。 
  现在,陶婷婷坐在办公室里面了,又想起了周五和13这个在西方颇为忌讳的组合,据说是女巫的节日。她摇摇头,大不了最倒霉的就是面试不成功,这对自己又不是第一次了,有什么好担心的。 
  整个办公室都显得有些阴森,地板是黑色的,墙壁是深深的灰色,墙面上的装饰画是三块黑白灰树枝的图案拼贴起来的。桌椅、柜子、前台都是白色的,自己坐的就是一个看着像马桶的惨白惨白的椅子。整个一个黑白世界,陶婷婷的白T恤、黑色牛仔裤倒是应了景,但是她此刻非常希望能看到一抹亮色。 
  她随意一瞥,看到前台的桌子上一个杯子,里面装着深深的暗红色液体,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正当她等的有些不耐烦的时候,那个绿衣女孩出现了,让她到里面的经理办公室去面试。 

  陶婷婷答应了,走进去随时关了门,礼貌的说:“李总,您好!我是陶婷婷。”她特意在进来前询问了经理的姓,主动一点也许能为自己加分。 
  其实,一进来这个办公室,陶婷婷就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整个一个黑色世界。黑色的暗纹墙纸,连吊顶都刷成了黑色;黑色的地板,和外面的一样;黑色的老板桌椅,后面黑色的一排柜子,透过玻璃能看到里面整齐地放着书、装饰品;只有右边的百叶窗帘是白色的,还有墙角的一株绿色植物反射出黯淡的光芒。 
  李总,没有表情地把她让到百叶窗下黑色的沙发和黑色茶几边,示意她坐下。然后就开始一场冗长而沉闷却又不得不精心应付的对话。无外乎就是关于自己的学业,自己在学校的实习经历,自己对待自己的评价,自己对这个行业对这个职位的认识……其实,陶婷婷只是觉得自己学中文,做个行政助理还是可以的吧 ,整理整理资料、接待接待客人、写写文字性的东西,应该还能应付。那些冠冕堂皇的话,什么自己喜欢这样服务性质的工作,喜欢多和人接触锻炼交际能力的职位……全是扯淡,现在只要能混一口饭吃,即使连陶婷婷这样曾经那么高傲的人都不免流俗学会伪装,哦,应该叫适当的包装。 
  最后,陶婷婷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只记住那个黑色办公室的诡异,和临走时李总那句“回去等消息吧!”。从四点面试到六点多,外面天都黑了,肚子也饿地直唱戏。陶婷婷逃跑似地离开了万科,希望最好再也不要有消息。 
  回去后,陶婷婷回想起和陈总的对话,隐约发现有些不对。 
  李总很健谈,大多数时候都是他在说,说着说着还会扯开嘴角露出笑容,但是非常僵硬,仿佛那不是一种情绪的表达,而是祭礼中某项仪式。每当陶婷婷想露出一个微笑回应时,李总的笑容便转瞬即逝,又恢复一片冷冰冰。李总的牙齿白的刺眼,不仅仅是因为办公室的黑色反衬的缘故。因为那种白,会让人有一种欲望,一种用红色的鲜血去浸染它的欲望。 
  李总的话语,似乎每一句都是精心布置,设置了一个又一个的圈套,谈了很多关于人生、处事原则、与人交际的话题,李总似乎总是在暗示陶婷婷要“随时为了公司的利益不惜一切代价”的意思,当然公司也会给予个人丰厚的报酬。有时候,李总甚至有点恶狠狠的,他那番只要有利用价值,一切都是可以来出卖的,灵魂也不例外,只要自己能得到自己所需要的观念,让陶婷婷实在不敢苟同。李总和他的办公室一样,属于黑暗的一面,他的话鼓动而诱惑,但实在是与陶婷婷的原则所背道而驰。李总总是恰到好处地提到要给她丰厚的报酬,对于任何一个刚出校门的人来说都非常具有杀伤力,数十万数十万的论,什么概念!当李总提到,让陶婷婷多介绍点同学过来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陶婷婷甚至疑惑这不会是一家传销公司吧!!!! 
  话不投机也能聊的那么久,陶婷婷回想起那个黑色的办公室和黑色的下午,总是觉得不可思议和一些后怕。出门时,绿衣女孩意味深长的眼神让她总是觉得疑惑,转身的一瞬间她甚至看到了绿衣女孩眼角的莹光。 
  毕业答辩已经迫在眉睫,陶婷婷不得不收拾好心情全力备战,她关掉了手机,一心钻进图书馆,废寝忘食的敲打键盘。她是个好学生,如果不是爸妈反对,她现在应该是在复习准备考研了。 

  比别人准备的晚,自然得付出加倍的努力,也使她忽略了一些事情。她最好的朋友小菲最近变了。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从她给小菲说起那个黑色办公室的时候,她没有注意到当她鄙夷地提到丰厚的报酬的时候,小菲眼中一闪而过的贼亮……美好的六月,正是江南多情的梅雨季节,清香的栀子花在绿叶的簇拥下,美好地让人想轻轻吟唱。 
  陶婷婷还没有找到工作,但是却以辛勤的努力拿到了优秀毕业论文的奖状,也算是给自己的大学生涯画了一个完美的句号。她已经说服父母,同意她考研,在学校附件租个房子,就考母校的中文系研究生,也许以后就申请留校当个教员吧。 
  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日子缓缓的流淌,唯一让婷婷神伤的事,就是小菲出事了。早在毕业答辩前,小菲就失踪了,到现在也没有消息。学校已经报了警,并通知了小菲的父母。 
  今天就是小菲父母来校的日子。 
  其实可以更早一点发现的,可是小菲宿舍同住的三个室友,都找到了较理想的工作,搬到了公司宿舍,所以就较少注意到小菲了,直到毕业答辩前两天她们回来才发现小菲的桌子、床铺上蒙上了薄薄的灰尘,才警觉起来。 
  作为小菲最好的朋友,婷婷是自责的。她一心忙着论文,连吃饭都是买好面包和点心在图书馆吃的,图书馆有学校备好的热水、凉茶,她只是到了晚上快熄灯的时候才回宿舍洗漱、休息,第二天又早早的赶去图书馆抢位子了。以前,她可是和小菲一起吃饭的啊,吃完晚饭还要去校园里散散步消消食。 
  小菲的毕业论文早就写好了,东拼西凑的,只是勉强达到字数要求而已。婷婷早就嘲笑小菲连最后一次作业都不用功。小菲总是忧伤的说,没用,父母只在乎家里的弟弟,对于自己变成什么样子都无所谓,整个一个多余人,连自己拼了命考上了大学父母也只是不耐烦的夸了一句,便转身去为弟弟学校的两个月的德国游学去准备了。两个月啊,要好几万啊!可是自己上大学连学费、住宿、学杂加起来才8000多,就被父母一直唠叨到了上火车。别人都是大包小包,父母陪着来学校报道,小菲只身一人,背着一个书包,拎着一个帆布包。 
  小菲很少回家,生活费都是父母直接打到银行卡上的。婷婷猜测那应该不多。因为小菲总是抓住一切机会打工,做家教、做推销、散传单……她们一起吃饭的时候,婷婷总是打两人份的菜,对小菲说:“啊呀,又是嘴大肚子小 ,明知道吃不完还打了这么多菜,你快去打饭,要打两人份的,你帮我吃菜,我帮你吃饭!快去快去,我饿死了!” 
  小菲总说,她以后一定要做一番大事业,赚了钱,就把一大笔钱砸向她父母,然后再也不和他们见面。婷婷就笑着问她,那弟弟怎么办,小菲听了就嘿嘿地笑。婷婷知道,弟弟虽然是小菲不幸的根源,但小菲姐弟的感情非常好,弟弟也经常暗中背着父母帮小菲。很多次,弟弟还会给小菲寄自己省下的零花钱,虽然不多但小菲都能乐上好几天,每一次都会邀请婷婷去吃自己平时舍不得吃的冰激凌,是那种一大桶的香草冰激淋,那是小菲和弟弟的最爱。 
  小菲每次回家,最郑重其事地就是给弟弟准备一份精心挑选的礼物。 

  有时候,婷婷总是在感叹,小菲的父母到底怎么想的。想起自己妈妈的话,婷婷只觉得好笑。父母有时候看孩子就像看情人,钻起牛角尖来被牛还死脑筋。 
  小菲的父母来,婷婷义不容辞的去接待他们,虽然有学校的老师陪着,但是婷婷总觉得自己应该为小菲做点什么。小菲的弟弟没有来,婷婷虽然觉得奇怪但也不好多问,估计想来但是父母拦着吧。 
  小菲的父母一直沉着脸,看不出悲伤,倒是一脸的晦气,还不如婷婷的情真意切呢。在帮着小菲整理晓菲东西的时候,婷婷发现了一个小菲的日记本,是婷婷熟悉的那个黑色硬壳的日记本。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婷婷偷偷藏起了它。 
  回到自己的住处,婷婷迫不及待地翻看起来,都是一些琐事,好多都是和自己在一起的生活片段,回忆起那段幸福而平淡的日子,有小菲一起走过的日子,婷婷难过的心痛起来,小菲,你到底在哪里啊?……中间有一些空白,有几篇日记引起了我的注意: 
  .4.24 星期五 晴转多云,有风今天,我接到了一个面试电话,地点在郊区的一个万科的居民区。那么偏,又是行政文员,还是在小区里办公,估计工资也就1000多块。还是再看看别的吧。 
  .4.26 星期天 阴报酬多到上万,我心中一动。万科金域蓝湾13号楼1301室,居然是昨天给我打电话的那家公司。我想,这也许是我的机会。我用不着为了抢机会而内疚。 
  星期六 阴如愿以偿。工资待遇超出我的想象,但是有一些其他的事情也超出了我的想象。可是……果真是黑色办公室。等攒够了钱,我就走。 
  .悔。黑色的一片。 
  再见。黑色办公室日记到此为止,但是婷婷心里已经冰凉一片。怎么会,怎么会和那个黑色办公室有问题,那个黑色办公室果然不正常,那个李总是个死变态,不会真的是传销公司吧。 
  婷婷立马一口气跑到文学院大楼,快放假了,没几个人,还好,指导员还在。婷婷把小菲的日记本塞到指导员手中,说这是小菲前端时间托她保管的,她想这对小菲的失踪因该有所帮助。指导员吸引力全部被日记本吸引住了,全然没有注意到婷婷因为说谎而有些慌乱的脸。指导员夸了婷婷几句,就去电话了,“喂,您好,是黄警官吗?我是……” 
  婷婷出去了,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小菲,你一定要好好的啊! 
  可是,幸福美满的结局往往不属于现实。警方在那个所谓的黑色办公室发现了小菲的尸体,据说因为天热已经擦不忍睹,那里几乎还没有什么人入住,所以连物业也没有发现异常。 
  婷婷曾经小心翼翼地旁敲侧击,却发现所有后来去过那里的人对“黑色办公室”的说法毫无反应。 
  警方对外的官方说法是,那里只是一间普通的毛坯房,小菲是被人骗至那里杀害的。警方曾和小菲的父母密谈,内容无从得知,只知道小菲的父母出来后一直说“晦气,晦气,回去要去庙里拜拜……”在婷婷眼里,小菲父母总是显得言辞闪烁。简单收拾好小菲的遗物,其实几乎都被小菲的父母扔掉了,仿佛在摆脱什么不吉之物,之后就匆匆离开了。渐渐的,大家都陆续离开了学校,小菲带来了的波动也渐归平静,仿佛从来就没有这么个人。 

  婷婷自然不相信警方的话。黑色办公室怎么会是毛坯房呢?说是自己的臆想也太扯了吧,小菲的日记里也提到了啊!婷婷曾试着打过那家公司的电话,居然提示说“号码输入错误”。不过,她实在没有勇气再回到那里一探究竟。如果不是自己一时逞口舌之快,小菲就不会去那家公司,就不会出事……这些日子,婷婷总是在黑色办公室的梦境中惊醒,在梦中,她找不到出口,逃避不了李总那 惨白的尖牙……在警方的绝绝密档案管的一个毫不起眼的卷宗里,记载着如下文字:“……结合“特殊”专家意见,经参与人员全体分析认定:这是一起不属于人力范围可及的案件。和X市、S市等发生“B型案件”有共同之处。诸多迹象表明,受害人都曾经历过“黑色办公室”。但案发现场全然没有发现。受害人尸体无病无伤,经法医鉴定,属于精气耗损衰竭而忘。临床无可借鉴案例,借用传统医学术语说法……案件处于持续观察之中,为确保参与工作人员安全,为不引起社会恐慌,一切秘密进行……” 
  如果婷婷见到了小菲的尸体,就会发现,小菲的容貌已经发生了变化,对,很像那个绿衣女孩的样子,小菲的牙齿也变得很像那个李总……不久,警方的绝密档案里有出现了一起类似的案件,不同的人,相同“黑色办公室”,相同的结局……一时的贪欲,会将你带到万劫不复的地域。小菲终于在黑色办公室中醒悟过来,但是太晚了,她现在接替了绿衣女孩的位置,看着一个又一个青春的面庞出现然后消亡,她已经没有了任何喜怒哀乐,如果露出一丝情绪,她会面临绿衣女孩一样的命运,魂飞魄散永远不能转世投胎。绿衣女孩正是因为陶婷婷流下一滴泪而被李总彻底毁了。 
  李总和那个黑色办公室是一体了,就是个怪物,它引诱着、蛊惑着、煽动着,年轻的、青涩的、美好的灵魂出卖自己,然后榨干灵魂的汁液,那是黑色办公室的粮食。 
  切莫贪,切莫贪,贪念起,神俱灭……

推荐阅读

  • hao123 百度好链 百度好链 句子 贵金属 故事大全 原油 黄金 永康新闻网 外汇频道 金融频道 百度新闻 youhao123 400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