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里了解 "永康"
> 2022 >

生死挑赞-鬼故事

来源:永康新闻网 2022-07-29 09:20 标签: 挑赞 点个 生死 张锐 午夜
给你点个赞 午夜,张锐在床上辗转反侧地睡不着觉。由于最近流量都拿去下载歌曲了,还没到月末就用完了,他又不

给你点个赞
    午夜张锐在床上辗转反侧地睡不着觉。由于最近流量都拿去下载歌曲了,还没到月末就用完了,他又不舍得开加油包,只能等夜间的流量了。
    过了十二点,流量终于来了。张锐心急火燎地点开了QQ,直奔自己的QQ名片,他要看看有谁赞了自己。在他看来被赞的数目决定着人气的高低,故此他之前还加了一个互赞群。
    此刻在QQ名片上“赞”的那个大拇指图标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红色加号。张锐很高兴,立刻伸手点了一下图标,出现了一列QQ号的头像,他直接点开了排在第一个的头像。
    但很快,张锐傻眼了,他清楚地看到这个QQ号的备注是刘东志。他用力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该不会是自己犯困看花了眼吧?一股凉意从张锐的脚底直直地蹿上头皮。因为这个刘东志之前就是他寝室的四个成员之一,但在一年前遭遇车祸死了。那会是谁在登刘东志的QQ号?
    这时,张锐忽然觉得好像有人把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他哆哆嗦嗦地拿起手机猛地往后面照去,借着手机的屏幕光,张锐看到一只手正从上铺垂下来。就在这时,那只手猛地用手指点了一下刘东志QQ名片上的“赞”图标。张锐突然想到,之前睡在自己上铺的人是刘东志,他出车灯,这才发现那只手上布满了尸斑。灯一亮,那只手有如触电一般缩了回去。张锐条件反射地抬头向上铺看去,那只手已经钻进墙壁不见了。张锐吓了一身冷汗,赶紧叫醒寝室里正在熟睡的袁刚和周大明。两人正睡得香甜,忽然被张锐叫醒,感觉很气愤。
    “张锐,你睡不着也别拉着我们陪你一起啊。”袁刚不满地说道。张锐把刚才的事情告诉了他们,两人起初并不相信,当张锐拿手机给他们看过后,两人才感到了恐惧。
    “一定是刘东志找回来了,我们当初就不应该嘲笑他穷,处处和他对着干。”周大明小声说道,一张胖脸更是吓得有些苍白。
    “你鬼故事看多了吧?你怎么这么胆小。这应该是刘东志的女朋友登的QQ,至于那只手搞……不好是张锐的幻觉。现在我们都回去安心睡觉,晚安!”袁刚说完便回到了自己的床上,转眼就打起了呼噜。周明是个神经大条的人,见状也回到了自己的床上。

    张锐摇了摇头,他缓缓舒了一口气,径直回到了自己的床铺,顺手关上了灯。
    剪刀手
    张锐拿起手机,发现自己已经回赞了刘东志,这分明是刚才那只手做的。难道不是错觉?他赶紧点击“返回”键,退出了刘东志的QQ名片。出乎意料的是,自己的QQ名片上的那个“赞”的图标上又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红色加号,但这个加号往右倾斜了一点儿,变成了一个红色的“×”号。在张锐思考间,这个“赞”的图标转眼之间变了样,从竖起大拇指的这个手势换成了剪刀手的手势,而图标上那个红色的“×”依然在。
    该不会是我手机中了病毒吧?张锐不信邪地又用力按了一下,终于点开了这个图标。可刷新出来的头像依然是刘东志的QQ,也就是说刘东志又给自己点了一个赞。张锐的双手都在颤抖,今天真是邪门儿了,他干脆将手机的电池拿掉,然后用被子紧紧包住自己的身体,强迫自己进入睡眠。
    可不知道过了多久,勉强人睡的张锐突然被一阵声音吵醒,就听寝室里传来一阵“咔嚓、咔嚓”的声音,似乎是一把剪刀在剪东西时所发出的。张锐打开手表的荧光灯,一看时间,已经凌晨两点多了。这个时候不可能有人在用剪刀啊。
    他慢慢地揭开被子,探出头向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袁刚的床铺靠着窗户,淡淡的月光透过玻璃照了进来,张锐发现,在袁刚的床上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弓着腰,他的一只手放在袁刚脖子上摸索着什么。该不会是周大明吧?这小子的胆子一向很小,一定是他感到害怕了,想和袁刚睡在一起。

    不过当张锐看了一眼周大明的床铺时,立马呆住了:因为一抹月光正照在周大明胖胖的脸庞上,他正安静地躺在自己的床上熟睡着。也就是说,这个在袁刚床上的人并不是周大明,他们的寝室里多了一个人。这个人是谁?
    一阵剪刀剪东西的声音又传了出来,正是从袁刚床上传来的。张锐深吸一口气,当即掀开被子从床上跳了下来,紧接着打开了寝室的灯,寝室里顿时亮堂起来。
    张锐再次看向了袁刚的床铺,他差点儿被吓死。因为袁刚床上的那个人影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恶鬼。这个鬼一身的烂肉,腥臭味儿老远都能闻到,绿油油的液体从深得可见白骨的伤口里流淌出来。那颗头颅皮包着骨,头上并没有头发,头顶插着几根布满锈迹的钢条。身上的衣服更是破破烂烂的,十分凌乱,而且还有道道车辙烙印在它的身上,似乎被汽车碾轧过一样。
    刚才张锐看到它伸出右手在袁刚的脖子上摸索着什么,仔细一看,它那只干枯扭曲的右手只剩下了食指和中指,其余的三根手指变成了一团烂肉球,整体就像“剪刀手”。剩余的这两根手指宛如一把锋利的剪刀,一张一合不断地在剪着袁刚的脖子。皮肉被剪开,一根根血管被剪断,发出了“咔嚓”的声音。袁刚的脖子已经被剪断了三分之二,殷红的鲜血早已染红了被子,袁刚已经死得很彻底了。
    “啊!”张锐吓得大叫起来,慌张中握住床前桌上的金属保温瓶,扔向了那个恶鬼。恶鬼转过头来,突出眼窝的眼球死死地盯着张锐,干枯的嘴角竟然向上扬起了一点儿,似乎是在冷笑,充满着诡异。恶鬼没有躲闪,金属保温瓶生硬地砸在了恶鬼的身上,顿时烂肉横飞,整个金属保温瓶紧紧地镶嵌在它的两根肋骨之间。
    恶鬼伸出只有两根手指的右手,想剪断那个金属保温瓶,但似乎有些费力。这时的周大明已经惊醒过来,眼前的一幕差点儿把他吓尿。张锐见此机会,赶紧拉着周大明拼命地跑出了寝室。两步并做一步,慌不择路地跑了一会儿,总算是跑下了寝室楼,恰巧这时候生管没在,他们就躲进了生管室,关上了门窗。
    “现在怎么办?刚才那个恶鬼一定是刘东志,他本来就是一个光头。”周大明哆嗦着说道。
    张锐也吓青了脸,不过他突然眼睛一亮,对周大明说道:“你带手机了吗?我要叫救兵。” 还好周大明随身携带着手机,张锐拿来手机登上QQ,摸索了一阵子,这才还给了周大明。周大明也不知道张锐在做什么。
    一个对策
    过了大概十分钟的时间,一阵敲门声传了过来,然后响起一个男声:“张锐快开门,我是刘冠军。”
    张锐松了口气,打开了房门,一个男生匆匆忙忙地跑了进来。这个男生周大明也认识,听说会一些神鬼之术,看来张锐找的救兵就是他了。
    “刘冠军,你可得帮帮我们,袁刚已经被那个恶鬼杀死了。搞不好,它还会杀掉我们。”张锐说道。
    刘冠军叫他们别着急,然后说: “你们先别慌,这都是见识短惹得祸。要知道QQ这东西是一个人的专属东西,哪怕这个人死了,还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你们难道没听过那个传闻吗?那我就说说吧。”
    QQ里保存着许多QQ好友,当人变成鬼后,它们不想被人遗忘,也想看看会不会有人给它发信息。所以它也在上QQ,不过不可能会回复消息,而且只会在晚上十二点的时候给生前和自己关系比较好的朋友点个赞。晚上十二点的这个时间人们都已经睡着了,不会轻易被人发现。一旦到了白天,这个赞就会消失不见,更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但如果有人碰巧在晚上十二点被鬼上的QQ点了赞,而又回赞了鬼上的QQ,那么严重的后果就将降临。
    人与鬼互赞,就像是连接了一条脐带,两者死死地关联在一起,鬼可以通过这道关联趁机杀死这个人,获取阳气,让自己重生成人。
    不过按照张锐说的,那只手替你用你的QQ回赞了刘东志,而不是袁刚。按理来说死的人应该是你,怎么会是袁刚?难道袁刚也这样做了?不过你既然回赞了刘东志,如果不除掉它,那么也难逃一死。“
    听了刘冠军的话,张锐不寒而栗,开口问道: ”那现在该怎么办?“周大明也瞪大眼睛看着刘冠军。
    ”第一个方法,把刘东志这个恶鬼除掉,你就安全了。第二,张锐你必须找一个替死鬼,用另外一个人的QQ再去给刘东志的QQ点一个赞,这样刘东志和你的联系就断了。被刘东志杀掉的命运将会转移到这个QQ的主人身上,你就可以成功脱险了。可你该怎么找这样的一个人?“刘冠军缓缓说道。
    张锐觉得有些沉重,说道:”依我看,还是把刘东志除掉吧!找个人来代替我死,我的良心也会遭到谴责的。何况这样做岂不是便宜了那个恶鬼?“
    周大明在旁边激动地点了点头,说道: ”好样的,我还以为你要把我出卖呢。“就在这时,门把手突然开始剧烈抖动起来,一阵金属的摩擦声传进了每个人的耳朵里。
    ”不好,恶鬼追来了!“张锐说道。刘冠军脸上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他走到了门把手前,拿出一张驱鬼符贴在上面,门把手这才慢慢恢复了平静。

    第二个方法
    在他们要松了这口气的时候,生管室里的一扇窗户突然被一个球状的物品砸出了一个豁口,玻璃碎碴四溅开来。那个球状的物品翻滚到了张锐的脚边。
    张锐吓了一跳,因为这个球状物体是袁刚的头颅,脖子的切口上还有几条血管狰狞地探出来。
    紧接着,那个恶鬼拼命想从那个砸出来的豁口爬进生管室,但奈何这个豁口实在太小,它的头进来了,肩膀却卡在了那个洞上。就在它用力往里塞的过程中,烂肉被锋利的玻璃碎片刮得掉了一地,腥臭的脓水更是”哗哗“直流,它不甘心地看着他们。
    刘冠军急忙转动门把手把门打开,冲了出去。张锐和周大明自然不会停留,也跟着跑了出去。一直跑到一处假山后面,刘冠军和张锐才停下来。
    ”那扇窗户只能暂时困住它,等它摆脱了那扇窗户,凭着互赞的那种联系,也能轻易地找过来。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刘冠军说道, ”现在刘东志身上的怨气很大,但它的目标却依旧是张锐。等一下我和周大明躲在一旁,让张锐来做诱饵,将那个恶鬼引来,然后我们趁机制服这个恶鬼。周大明,你有没有信心,“
    周大明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张锐,却惊讶地发现作为诱饵的他脸上并没有露出一毫恐慌的神情,反而在两眼中透着一股兴奋的光,真是个疯子。接下来,刘冠军把一个八卦镜和几张驱鬼符交给了周大明,说这是对付恶鬼威力最大的一组法宝。这倒是满足了周大明的虚荣心。
    然后刘冠军让张锐一个人乖乖地站在校道中间,等待那个恶鬼的来临,张锐面带微笑地照做了。
    刘冠军和周大明分别躲在张锐左右两边的灌木丛里,静待恶鬼。过了一会儿,一个歪歪斜斜的”人影“终于出现在前方,一股刺鼻的腥臭味儿弥漫了过来。
    终于来了。周大明握紧了手中的八卦镜,刘东志晃晃悠悠地走到了张锐的面前,它迟疑地看了看张锐,却并没有要伤害张锐的意思。它突然把狰狞的头颅慢慢地转向了张锐的右边方向,也就是周大明所在的位置。

    周大明吓出了一身冷汗,刘东志眼睛上那双发着幽光的眼球看得他有些发毛。怎么回事?它怎么不杀了张锐,反而盯向了自己?再看了一眼张锐,张锐似乎也在看着自己,眼中尽是笑意。
    ”周大明,快出手!“这时,对面的刘冠军大吼起来,手里也不含糊,对着刘东志扔出了几张驱鬼符。刘东志一下子被驱鬼符震得冒起黑烟,身体向周大明那边退了过来。周大明一看机会来了,拿起手中的八卦镜顺带几张驱鬼符向刘东志扔了过去。刘东志虽然也被震了一下,但似乎没有大碍,两眼却发出如同发现了猎物般兴奋的光芒,起身向周大明冲了过来。
    周大明拼命地往后退,看着越来越近的刘东志,口中大叫:”刘冠军,你快救救我!“
    刘冠军却耸了耸肩,笑道:”都跟你说过了,给你这组法宝是威力最大的,这都制服不了它,那我也没办法了。“
    周大明这才明白,这个八卦镜和几张驱鬼符原来是自己最后的救命稻草。他又把充满希望的目光投向张锐,说道: ”张锐,快救我!“
    此时张锐一脸的轻松与高兴,和刘东志对视了一眼,然后说道: ”你安心地去了吧,谢谢你用自己的命换我的命,真是万分感谢。“
    这时,周大明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一切都是一个预谋。之前张锐拿手机登QQ,其实是在登周大明的QQ,然后去给刘东志的QQ点赞。这样,张锐和刘东志就断了联系,保住了性命,而他便成了张锐的替死鬼。难怪刚才看张锐的时候,发现他并不恐慌,原来是有恃无恐,因为刘东志要杀的对象已经换成了周大明。
    很快刘东志将周大明逼到绝路,它伸出”剪刀手“,对着周大明的脖子剪了下去。周大明死不瞑目的头颅被整个剪了下来,鲜血瞬间喷了出来,没头的身体倒在了血泊之中。
    尾声
    刘东志剪掉周大明的头颅后消失在了黑暗中,原地只剩下了刘冠军和张锐。
    ”冠军啊,谢谢你,不然死的人就是我了!“张锐笑道。
    ”应该的,哈哈!“刘冠军说道。
    之前张锐用周大明的QQ告诉了刘冠军这件事情,刘冠军已经把解决的方法提前告诉了张锐。张锐一不做二不休,直接采用了第二种方法,也就是用周大明的QQ给刘东志的QQ点了个赞。而刘冠军也在帮张锐,他给周大明的那些东西其实都是假货,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威力。
    正在这时,黑暗中有两个熟悉的声音同时响了起来: ”两位聊得很高兴啊,下来陪我们聊聊吧!“
    ”是谁?“刘冠军和张锐吃惊地向四周观望,突然有两个人影从假山后面走了出来。这两个人影并没有头,脖子上还是一片血红,手中各捧着一颗人头。然后,两个人影像丢保龄球一样,将手中的人头扔向刘冠军和张锐二人。二人躲闪不及,被人头结结实实地砸在了身上。刚才还有说有笑的刘冠军和张锐两个人,瞬间化作两团血雾,消失在了黑暗中……

推荐阅读

  • hao123 百度好链 百度好链 句子 贵金属 故事大全 原油 黄金 永康新闻网 外汇频道 金融频道 百度新闻 youhao123 400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