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里了解 "永康"
> 2022 >

盗墓之玲珑心-鬼故事

来源:永康新闻网 2022-07-30 18:22 标签: 不停 向一边 还在 嘴角
秦老三的头歪向一边,嘴角还在不停地向下滴着黏糊糊的液体,一双眼睛拼命地对着我眨动,好像要对我说些什么。

老三的头歪一边,嘴角还在不停下滴着黏糊糊的液体,一双眼睛拼命地对着我眨动,好像要对我说些什么。我把耳朵凑过去,却什么也没有听到,我不再犹豫,挥起尖刀,对着他的胸口剌了下去。
锋利的刀锋沿着秦老三的胸口划出半个圆圈,我用力一挑,一颗还在跳动的心脏就被我攥在了手里。
秦老三还没有死透,身体还在不停地抽搐着,可我已经没有时间理会他了,捧着这颗鲜活的心脏,我大步向墓道深处跑去。我要赶在它停止跳动之前,把它放到尸体的胸口。
来这座墓之前,我就听过这里的传说,可我一直不信。直到进入墓室,看到了墓主人那颗几乎是完全透明的“心脏”之后,我才不得不相信这一切。
“要想取走这颗玲珑心,非要用活人的心脏来取代它,否则一旦惊醒沉睡千年的魂魄,我们都出不去。”
这是秦老三对我说的,可他没有想到,在他说这话的时候,我已经悄悄地抽出了尖刀。
我大步地来到了墓室的中间,尽力控制着自己的兴奋,把手上的鲜血淋到了棺木的顶端,然后,用力掀开了棺材盖。
棺材里的尸体保存得相当完好,连脸上的斑点都是我和秦老三打开棺木之后,才生出来的。那颗玲珑心就端端正正地放置在它的胸口处,上面的血渍还没有干,散发着逼人的寒气。尸体胸口处那翻转的皮肤上面几乎看不到血,上面居然已经结了一层霜花。
我知道,这是玲珑心的冷气所致。
玲珑心其实并不是真的人心,而是用千年不遇的珍珠加上各种符咒,再用活人的鲜血浸泡,放置在尸体里,就可以保证尸身不腐。同恐怖动画视频鬼故事时,它还有镇住魂魄的作用,一旦被移动,封在尸体里面的魂魄就会冲出来伤人。解决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用活人的心来替代它,这也就是我非要剜出秦老三心脏的原因。
相传,远古时候曾经有人拥有过这样的玲珑心。但那毕竟只是传说,可眼前的玲珑心却是真实存在的。
并不是我心狠,对于我们这些盗墓贼来说,得到这颗旷古未有的玲珑心,远比失去一个伙伴要重要得多。换做是他,也是一样。
我收起尖刀,一只手托住秦老三那还在跳动的心脏,另一只手就飞快地去抓那颗玲珑心。
玲珑心的表面挂满霜花,光滑无比,我的手刚刚碰到它,一阵刺骨的灼痛感就直透骨髓。我下意识地缩回手来。

就在这时,那颗玲珑心猛地跳了起来,犹如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抛了出来,径直地向我的额头砸来。
我惊慌地向一边跳开,一团刺骨的冷气从耳边掠过,玲珑心“啪”地一声砸在了墓室的墙壁上,碎石飞溅。那用整块巨石做恐怖的民间鬼故事成的墙壁竞被砸出了一个硕大的洞,玲珑心就像一个灵巧的生物,从黑洞中钻了出去。
“不好!”我惊呼一声扑了过去。可还是晚了一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玲珑心消失在黑暗之中。
我慌忙地拿出铁锤,就要敲开墙壁,可就在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一股无法抗拒的大力从身后袭来,我听到自己的骨头发出了断裂的声响,手里的人心掉在了地上。
这一刻,我意识到自己完了。
我的脊骨并没有被击碎,只是断裂了两根肋骨。在扑倒的同时,我奋力向一边翻滚,躲开了又一次的袭击。
我的后背靠在了冰冷的墙壁上,出现在眼前的生物让我差点儿就叫出声来。
那是一具浑身被鲜血包裹着的巨大生物,已经基本具备了人形,两条长长的手臂犹如被截断的木桩。半透明的胸腔里堆积的内脏,就像一条条纠缠在一起的毒蛇,还在不停地向外喷涌着血浆。
“是、是血魂!”我暗叫一声不好。
血魂就是被封在这尸体里的活人的怨魂,早在墓主人没有下葬之前,它们的鲜血就已经被抽干了,用来浸泡那颗千年珍珠。再被符咒封闭在墓主人的尸体里,可以说怨气已经达到了极限。而一旦形成了有形的个体,其可怕程度将是难以想象的。
我忍住疼痛,从口袋里掏出事先准备好的符咒,在血魂对我再一次发起攻击的瞬间,奋力把符咒向它的胸口拍过去。
纸符从它的胸口穿过去,根本没有受到任何阻挡。我吃惊地发现,这个看起来异常庞大的身躯,竟然是透明的。可奇怪的是,那不断滴落的鲜血,却是真实的。

我迅速地蜷缩起身体,然后用力向一边翻滚,从血魂的双腿中间爬了过来。还没等我站起来,后背就传来一阵钻心的剧痛,我听到皮肉被腐蚀时发出的声响。惊慌地回过头来,那滴落在后背的血居然腾起团团白烟,迅速地渗到皮肤里。
我明白了,这每一滴血,其实都是一个被封闭的怨魂。
我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一边飞快地把纸符捂在后背上,一边向墓室的外面逃跑。
双脚踢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低下头,我惊喜地发现,那竟是秦老三的那颗人心。
心脏的表面已经落满了刚才掉落的石屑,细细的两条血管还在向外流淌着鲜血。令我惊喜的是,它居然还在一起一伏地缓慢跳动着。
我知道,自己得救了。
顾不得多想,我俯身抓起心脏,就像拎着一只还在垂死挣扎的小老鼠,快步跑到了棺材跟前,用力地把心脏对着尸体的胸口按了进去,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棺木里的尸体已经迅速地萎缩了,胸前的伤口已经呈现出腐烂的迹象,发黑的皮肉在接触到心脏的时候,发出“嗞嗞啦啦”的声音,好像马上就要燃烧起来。
身后的血魂已经转过身来,一双长长的手臂高高地举了起来,好像马上就要落到我的头上。
我屏住呼吸,再次用力向下按去。
“扑哧”一声,心脏从伤口处陷了进去,大股的鲜血流了出来,伤口就像忽然被一双看不见的大手捏合在一起,转眼间就连同我的手臂一起合拢了起来。
悬在头顶的手臂停了下来,可我却并没有从惊恐中挣脱出来。透骨的寒意从那只手上传过来,我的整条胳膊眨眼间就凝结上了一层薄薄的霜花。
我拼命地向外拔出手臂,可立刻就被撕心裂肺的剧痛弄得差点儿昏死过去。
手臂上面的皮肉完全不见了,惨白的手指骨就像一条条细细的虫子,随时都有断掉的危险,我摇晃着跌倒在地上。
身后的血魂在尸体的伤口收拢的那一刻,已经被它主人的魂魄控制,慢慢地萎缩下去,最后竟化成了一摊血水。
我瘫坐在地上,一边大口地喘着粗气,一边从背袋中掏出绷带,扎紧了鬼故事张震最恐怖胳膊上的伤口。
略作休息之后,我从地上艰难地爬起来,一步一恐怖的眼睛鬼故事捱地来到玲珑心刚刚消失的那面墙壁跟前,眯眼向里面望去。
不出所料,这里果真又是一间墓室,而且比我现在所在的墓室要大得多。两口血红色的棺材并排放置在一个高高的石头平台上,在棺材和棺材之间,一条粗粗的铁链横穿过两口棺材的木板悬浮在半空。一道诡异的蓝色光芒从墓室的角落里射了出来,笔直地射向了棺木——那颗玲珑心老老实实地躺在地上,晶莹得如一颗活人的眼球。
看到玲珑心完好无损,我的心不由得跳到了嗓子眼儿。尽管还不知道这连接着棺木的铁链究竟是什么致命的机关,但我已经没有心思顾及它了。

推荐阅读

  • hao123 百度好链 百度好链 句子 贵金属 故事大全 原油 黄金 永康新闻网 外汇频道 金融频道 百度新闻 youhao123 4008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