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浮
当前位置:云浮新闻网 > 棋牌游戏 >

民国间麻将风行军统太太打麻将搞情报

发布时间:2018-12-17 20:04   来源:未知  浏览:
民国间麻将风行军统太太打麻将搞情报

  清朝出现专业麻将馆

  麻将的基础花样源于明代的纸牌“马吊”。王崇简在《冬夜笺记》中记载道:“士大夫好之,穷日累夜,若痴若狂”。

  马吊长什么样呢?通常是一寸阔,三寸长,用裱好的几层厚厚的硬纸制成,背面多是黑色或绛红色的花纹,全副共四十张。

  清朝时更是出现了很多专业的“马吊馆”,有专门教授马吊技巧的“吊师”在此供职。后来由于纸牌的数量多,人们从骨牌中受到启发,渐渐把纸牌改成骨牌,把牌立在桌上打,正宗的麻将便从此开始。

  民国南京人爱“砌四方城”

  清末民初,麻将在中国各地蔓延开来,一时间麻将声不绝于耳。如晚清时《申报》曾报道扬州城各坊都有轿铺,轿夫无所事事,“动辄就地斗叶子牌以为乐”。1926年上海大戏院曾准备放映一部西洋电影《古国奇缘》,为了提高票房,特别在《申报》刊登了一则广告,广告词写的就是:“麻将天天可打,好影戏不是常常有得看”,打麻将的风气可见一斑。

  当时的南京也不例外,茶楼酒店、公馆家庭都备着麻将。“老南京”苏洪泉告诉记者,打麻将又叫“砌四方城”,这种说法就来自南京。那时候没有现在的棋牌室,但是很多休闲场所都常备麻将。民国时夫子庙的问渠、义顺、天香阁、六朝居等茶馆里都可以打麻将,南京一些大饭店里也都有牌桌。当年京剧名家梅兰芳、电影明星周璇来南京演出下榻在白下路的江苏饭店,空闲时也要玩几圈的。

  麻将最早来到美国,是1922年9月,一位旧金山的木材商哈蒙特从上海进口了一批总价值50000美元的麻将牌,并成立了专门的麻将销售公司。为了推广麻将,哈蒙特的公司推出了免费课程,教大家打麻将。很快,美国形成了一股麻将热。1922年美国进口131000多副麻将被抢购一空,售价高达500美元一副;1923年的销售猛增到150万副。1923年,纽约公园大道的年度街会准备邀请12位中国人给大家示范着打麻将,结果街会的第一天,用于展示的麻将牌就被热情的看客们强行买走了。大量的骨头从美国出口到中国,然后被制作成麻将牌,再返销到美国。为了满足西方人的需求,很多麻将上还标明了阿拉伯数字。

  截至1923年,大概有1500万美国人在玩麻将。“麻将风暴”席卷了美国的社交圈,有钱人就花钱请专门的麻将老师来教学,没钱的人就捧着巴布考克的麻将启蒙书,如饥似渴地阅读着。

  和中国一样,许多有钱有闲的中产阶级女性成为麻将的主力军,丈夫在公司上班时,她们就聚在一起打麻将。作为这种流行的一个表现,艾迪·康特为一出音乐剧写了一首歌叫《当老妈开始打麻将》,大意就是从老妈开始打麻将,家里真是乱了套……

  对外国人来说,打麻将和品茶、饮酒一样,具有独特的东方色彩,是中国古老智慧的精华,中国文化的象征。很多外国人,认为打麻将是一件很有格调、独具品位的事。一些外国人甚至认为麻将是孔子发明的。更有一位西班牙麻将游戏手册作者奥特伊萨宣称,经过他的实地考察,麻将在中国流传的线路,与孔夫子周游列国的路线一样。女人们则用搓麻将的形式来表达对东方的向往,美国妇女们常常在家里点着灯笼,身穿中式服装,通宵达旦地玩麻将。

  犹太人也是麻将的忠实追随者。二战时,许多犹太人来到上海,接触到麻将,从此麻将就成了犹太人尤其是女人的最佳伴侣。犹太人打麻将的技巧,像传家宝一样由母亲传给女儿,代代相传。

  因为留日学生爱打麻将,麻将在日本也迅速得到传播。1926年,日本人编写了一本适宜大众学习掌握其技法的书籍《麻将通》,很多地方开设了麻将馆。1924年《朝日新闻》的读者提问一栏中,还有读者提问“麻将(麻雀)是什么”的问题。此时麻将还仅限于有闲阶级中的上流家庭以及男女学生中。后来,麻将逐渐以高雅活动的面目出现在咖啡馆和高档餐厅中。到了昭和年代更是风靡一时,出现了许多麻将爱好者的团体。打麻将的热情延续至今,日本还建立了世界上第一座麻将博物馆。

  麻将桌是社交圈也是情报部

  打麻将是真正的全民运动,男女老少、富贵贫贱都参与其中。宋美龄当年住在黄浦路官邸时,每到周末,就会邀人来打麻将,孔祥熙的女儿孔二小姐就是她的牌友。电影明星、社交名媛们更是把麻将桌当成了很好的社交场所,当年陆小曼就热衷此道。

  有“东方标准美人”之称的30年代女明星徐来也曾是个麻将高手,她和丈夫唐生明都是社交高手,出手阔绰,爱打麻将,热衷跳舞,家中常高朋满座。只是唐生明还有一个身份,他是作为军统的特务打进汪伪内部。风姿绰约的徐来很快与汪精卫老婆陈璧君、陈公博情妇莫国康、周佛海老婆杨淑慧等混熟了。在麻将桌上,徐来搞到汪伪核心层不少重要情报,甚至搜集到的情报比她老公还多。后来唐生明策反了陈公博、周佛海等众多汉奸;还得到日本准备再度袭击珍珠港的军事情报,及时送出,得到美国方面致谢。说来,这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功劳还是来源于太太的麻将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