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浮
当前位置:云浮新闻网 > 娱乐新闻 >

欧洲贵族子弟所受的教育就是这些内容

发布时间:2019-07-29 18:10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
欧洲贵族子弟所受的教育就是这些内容

  在现有的认知中,科学与艺术相去甚远。科学属于理工科,艺术属于人文学科;科学家往往被想象为一丝不苟、衣着整洁,艺术家则是不修边幅的形象;科学研究是集体协作、分工明确,艺术创作是内心独白;科研成果通常表现为公式、符号,高深莫测,艺术作品则非常亲和,大家都懂。概括来说,科学和艺术最大的不同是:科学求真,艺术求美。

  但是,一些科学家并不认同科学和艺术的分歧。物理学家李政道认为:“科学和艺术的共同基础都是创造力,追求的目标都是真理的普遍性,所以科学、艺术之间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不同。”英国物理学家狄拉克表示: “让一个方程具有美感,比使它去符合实验更重要。”数学家外尔甚至说:“我一辈子就是想把真和美结合在一起,如果实在结合不了,我就选择美。科学理论的成就在于美学价值,缺陷的地方恰恰就是艺术上不足的地方。”

  顶级科学家高调宣传“美高于真”,这是个很有意思的话题。其实,science(科学)这个词来自拉丁文scientia(科学),表达的是希腊文episteme(知识)的意思。而艺术、技术等词统统来自希腊文techne(艺术)一词。古希腊人认为,艺术、技术是比科学“低等”的存在。为什么?因为在他们看来,自然高于人工,越是没用的东西越高级,越是自由的事物越是无功利。科学研究自然的奥秘,崇尚科学就是遵循自然;而艺术、技术的产生,本质上都是造出了自然界本来没有的东西,是违背自然的。科学重要而艺术不重要,是因为艺术有实用价值,有功利目的,在“自然”的层面比较低级。

  罗马人继承希腊思想,对希腊学问进行了简单的概括,称之为“自由七艺”,包括数学四艺、文科三艺。数学四艺是算术、几何、音乐、天文;文科三艺是文法、修辞、逻辑。古罗马以降一千多年,欧洲贵族子弟所受的教育就是这些内容。中世纪时期,在自由七艺之外又出现“机械七艺”的说法,即毛纺、军事、航海、农艺、狩猎、艺术、戏剧。今天被归入科学和艺术的具体门类,就分散在“自由七艺”和“机械七艺”里面。

  现代科学是改造自由七艺,结合机械七艺后形成的,可归纳为“现代科学=数学+实验”,前者属于自由七艺,后者属于机械七艺。这种科学和古希腊时期的“无用科学”相比有一个重要特点——它有用、有劲、可以改天换地。科学的这种力量是什么时候开始兑现的?答案是19世纪。而且在19世纪以前,从事科学的人到处都是,他们在园子里修剪枝条,在药房里面配药,做家庭教师、大学教授、神父、牧师等,直到1833年,英国人William发明出“科学家/scientist”这一词。这个词的发明标志着科学职业化的到来,意味着科学开始成为一门职业。

  有趣的是,科学职业化后,文科理科的纷争随之而来,文不习理、理不习文,还产生了互相鄙视的现象。20世纪50年代,英国学者C·P·斯诺表示,为了避免人类文化的分裂,两种文化必须得到整合。他在剑桥发表著名演讲《两种文化》,呼吁大家不要互相看不起。科学家们也敏锐地察觉到了两种文化的分歧点和共通点。爱因斯坦在给牛顿《光学》一书写序时,一开头就讲:“幸运呀牛顿、幸福呀科学的童年。”爱因斯坦为什么说牛顿很幸运?因为在爱因斯坦的时代,科学家由于过分职业化成为了专家,除了专业知识,不懂人情世故,不懂宇宙之大。而爱因斯坦一辈子都尊崇古希腊先哲对科学的理解,认为科学家的工作是充分运用人类的想象力、创造力对宇宙进行指点,是人类精神的自由创造和自由发明。

  那么,艺术又指什么呢?在今天看来,艺术就是finearts,即“美优之艺”。潘诺夫斯基曾经举过一个例子:为了通知朋友来吃饭而写下一封信,如果这封信只是起到通知的作用,那看完之后就扔掉也无所谓。但如果特地买来纸张,请书法家写这封信,这封信就成为了艺术品。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讲过这样一段话:“在神殿里,石头作为石头出现,金属作为金属出现,声音作为声音出现,木材作为木材出现,这才是艺术,因为在神殿里,这些都不是有用的,所以才得以显现自身。”稍微回顾就会发现,在现代,无功利地显现自身的作品是艺术,越有用越不是艺术。和古希腊时期相比,艺术被剔除了“实用”的特点,变成了和“无用科学”类似的存在。

  实际上,作为统一门类的艺术在18世纪才出现。现代艺术起源于改造机械七艺,结合自由七艺,可归纳为“现代艺术=技艺-实用”。近现代艺术家都想把自己描绘成数学家。比如,在现代人的认知中达·芬奇是全才,画画、雕塑甚至建城墙、造大炮、坦克……什么都懂。中世纪时期,这类人被通称为军事装备家。那么,达·芬奇为什么与众不同?因为他带领同伴自觉向数学靠拢,通过学习数学把工匠艺人的身份“洗白”,提升了艺术家的身份。

  因此,从文艺复兴时期开始,艺术和科学就是相互结合、相互提升的,科学史是艺术史,艺术史也是科学史。17、18世纪,法国人佩罗提出“美的艺术”,以美术八科替代自由之艺。美术八科包括光学、力学,可见那时艺术和科学还没有分开。18世纪,夏尔·巴托神父正式把艺术分为雕塑、绘画、音乐、诗歌、舞蹈五大门类,涵盖了今天通称的艺术。所以严格来说,“艺术”是18世纪诞生的,“艺术家/artists ”这个词也是18世纪出现的。19世纪,人们仿造这个造词法创造了“科学家/scientists”一词,艺术家比科学家还“老”一百岁。

  总的来说,科学和艺术的分演并不是古来恒有之,启蒙运动的时候,科学、艺术才正式成为两个门类,至今不过二三百年。近代以来,科学处于下行的过程,从高高在上的地位慢慢跌落到工匠层面,由纯粹科学变成技术科、技艺科,由求真的科学变成求力的科学。与此同时艺术不断上升,从低级的实用之学慢慢演变为具有纯粹审美性质的自由之艺,这个时候它才获得高雅的境界,具有陶冶心灵的力量。但无论如何,“自由”是它们共同的源头。因此,一旦涉及自由,科学和艺术就认出了彼此,顶级的科学家和顶级的艺术家就产生了“美就是真”的认同感。现在时常有人说,“生活很枯燥,学一点艺术。”如果把艺术看作“放松、消遣”的手段,那是在贬低艺术,科学也是一样。只有进入自由境界中,科学才能呈现为艺术,人们才能真正领悟什么是科学精神。

  (本文整理自吴国盛2019年6月13日在“科学大讲堂——GMIC 广州 2019 暨科学复兴节”系列活动的分享)

欧洲贵族子弟所受的教育就是这些内容

  • 今日排行
  • 本月排行
  • 总排行榜